普通人如何找出自己的价值恢复自信?

多大平时没事还挺喜欢看脱口秀的,最近就有一段杨笠的段子火了,火的原因呢是靠损男人有那么一点女权的意思,她其实还有一句话更出名叫叫做你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用来嘲讽那些样貌普通才华平平却非常自信的来信,其实还有另一个观点和这个很类似,叫做容貌焦虑,意思是鼓励女性不要为自己的外貌和身材焦虑要自信起来,其实抛开男女性别之争,不论这两个观点之所以能火,其实争论的核心就一个问题,普通到底可不可以自信?从小自卑没自信,样貌平平,能力平平,是那种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那种,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教育自己的孩子变得自信,今天多吧就想对标杨笠,凭什么我们普通就不能自信?

普通人如何找出自己的价值恢复自信?

孩子挑战这本书是儿童心理学的奠基之作,其中心理学鼻祖阿德勒认为,人只有在感觉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可以获得勇气,而当我们人体会到那种我对别人有用,我能够对他人做出贡献,那我们的价值感就慢慢建立了,所以自信其实是一个自我接纳和如何评价自我价值的问题。我们每个人从小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自己,从小高富帅升职又加薪,迎娶白富美,出任CEO假设那个理想中的自己是100分,那么现实中我们对自己的评价是从一个100分里做减法的过程,哪一项没达标那就扣分,现实中的我永远都会比理想中的我更差一些。

幸福的烦恼公式是限时减预期,为什么我们现在越来越焦虑?因为我们很多人现实减预期永远是负值,如果用做减法的思维来评价自己,即便拼命奔跑追赶,那也很难达到理想中100分的标准,这次只考了98分,那两分跑哪去了?刚刚又说错话了,我的人际沟通真的是太差了,人再瘦10斤皮肤再白一点那就更好了,我为什么进不了大公司?现在正这么少,这种落差和对比很容易会让人陷入羞愧自责和自我攻击的漩涡,活在一种不优秀就不配活在剧情里,难道是我们真的不行吗?当然不是,其实普通可以很自信,根据阿德勒的观点都把总结为三方面,让我们可以更好地真正认识自我,去找出自己的价值,恢复自己的自信。

第一存在即价值,我前面讲的要对别人有用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那其实很多人他会误解为我一定要做一点什么,要得到

普通人如何找出自己的价值恢复自信?

别人的点赞好评,那才算有用,其实这是误区,并不完全对阿德勒在心理学中对有用的定义是只要你存在就已经对他人有用有价值了,不需要你多么漂亮多么优秀,多么成功,哪怕是卧病在床的老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都谈不上对身边人做什么有价值的事情或者取得啥成就,但是只要他们活着,子女和父母都会感到无比的喜悦,自己即便普通,但是只要健康安全的活着,父母和亲友都会感到开心,那么自己就是有价值的,在三傻大闹宝贝来屋这个电影里有这么一个情节,大傻和父亲说我不想做工程师,想去做个摄影师,然后父子俩吵了起来吵得很凶,这时候父亲开始害怕,他担心孩子会像他一个好友那样跳楼自杀,结果大厦拿出一张照片说我不会自杀来威胁您的,因为我很难想象你们知道我去时候你们的表情,这时候父亲都哭了,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想什么工程师过光耀门楣之类的事,而是只要儿子活着就好,其实我们哪怕是对亲人的陪伴,对周围人的善意帮助,每一个都在产生自己的价值。

第二,不要自我肯定,而是自我接纳,很多人傻傻分不清楚自我肯定难道不是自我接纳吗?我举个例子,今天你考试考砸了,你会安慰自己说唉呀这次只是运气不好,我真正的实力肯定可以考得很好,自我肯定是明明做不到,但是暗示自己我能行或者我很强,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忽悠自己,那同样是考砸了你,如果说这几道题好像确实没搞对,我就请教一下老师,下次应该可以考得更好,自我接纳就是诚实的接受那个做不到的自己再努力思考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套用到幸福繁荣。老公是你来理解,就是自我接纳就是要把对自己的预期回调到一个合理的水平,这样才能够稳住心态,才谈得上接下来的蓄积力量和稳步发展。

普通人如何找出自己的价值恢复自信?

第三,客体分离,客体分离啊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说人话呢就是我们要区分哪一些是我能改变的,哪一些是我不能改变的,早去关注那些我们根本改变不了的东西,多利用我们被给予的东西,比如说我们无法改变自己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但是我们可以决定自己想要建立什么样的家庭,我们无法改变遗传我们的基因是否聪明,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多读书来充实自己,就好比我前两期分享了国外四国教育的区别,我们无法改变中国教育体制,但是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可可以去尝试,不给孩子打标签,包容失败,鼓励提问,这些都是我们每个家长在家就可以优化的。

最后总结一下,要做到自信,我们需要了解存在其价值,这一点越是在低谷和自我怀疑的时候越有用,然后去接纳真实的自己,自己一个更合理的预期,最后分辨出那些我能够改变的事情,积极地行动起来。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镜子,只有自信的父母才会有自信的孩子。


本文链接: https://www.xuene.com/article/8539/

相关文章